www.8522.com有限公司欢迎您!

避免事与愿违

时间:2020-02-12 00:52

图片 1

结婚起于两个男女对共同生活的合意。如果这种合意不复存在,就应该构成离婚的充分理由。

目前,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正在审议民法典草案。法典的每一编,大家都很关切,都引发了热烈的讨论。婚姻家庭编的关注度尤其高,这里就此展开一个问题:什么样的举措才是稳固婚姻、保卫婚姻的正道正法,才能避免事与愿违、贻害社会?

我们都应该承认一个大前提,那就是婚姻自由,包括结婚自由与离婚自由。不过,结婚自由与离婚自由不是两个独立、不相干的“自由”,而毋宁说同一个自由的两个相关方面。比如,某些天主教国家禁止离婚或离婚的难度极大,这些国家的结婚率就非常低。在进入一个不可撤销或很难撤销的合约之前,正常人都会三思再三思的。

先看结婚自由。结婚自由当然意味着任何一位适婚的成年人,自由选择跟哪位异性结婚、什么时候、以什么方式结婚。这个自由是有前提的,就是你所钟意的异性也有与你同等的结婚自由。

只有双方都钟意对方,达成了结婚的合意,婚姻才可能成立。

说到结婚自由,不可能不谈到婚前检查。过去,中国是有强制婚检的。

2000-2002年中国婚检的疾病检出率分别为8.1%、9.1%和9.29%,以生殖系统和传染性疾病为主。2003年的新婚姻登记条例,规定居民办理结婚登记需要提交的有关证件中,不再包括“婚前医学检查证明”,意味着强制婚检制度被取消。此后,婚检率下降,缺陷婴儿出生率上升。

看来,婚检是必要的,应该强制,但不能垄断。也就是说,可以要求婚前必须做医学检查,但不应指定一家或少数几家医学机构才有“资质”做婚检,而是应该任何有医学检测条件的医院与体检机构都可以出婚检报告。这样,准备结婚的男女可以自由选择。关键在于一方的婚检结果应该被另一方看到,或一方必须保证自己的健康状况向另一方做了真实、充分的披露,这样,另一方就享有在知情基础上的结婚自由,这才是更真、更好的结婚自由,这既是对配偶负责任的态度,也是对下一代负责任的态度。

那种一方被检出HIV携带,检测机构却以保护隐私为由不告诉另一方的荒唐与悲剧,不应该上演。

再看离婚自由。结婚起于两个男女对共同生活的合意。如果这种合意不复存在,就应该构成离婚的充分理由。

而打破这种合意只需要一方。两个人都觉得过不下去了,自然算打破了婚姻的合意,但任何一方觉得过不下去了,就已打破婚姻的合意,这一点不受另一方同意与否的影响。在这个意义上,结婚是“两个人的事”,离婚是“一个人的事”。

不过,落到实操上会有差异,两个人都觉得过不下去了,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就行了;只有一方觉得过不下去了,另一方不愿意放手,那恐怕只能去法院起诉了,因为一方总不能绑着另一方去民政局。法院应该尊重婚姻合意不复存在之现实,应该承认这就是离婚的充分理由,把重点放在宣告解除婚约、对子女抚养、探视与财产事宜做出公平安排上。那种制造各种障碍,让离婚诉讼成为久拖不决的马拉松的做法,增加与延长了当事人的痛苦。

让离婚变得更艰难,往往造成两个后果。一是让存量婚姻的离婚率下降,这看起来是“稳固了婚姻”,但是以损害婚姻质量为前提的。强迫孩子生活在紧张家庭氛围中也并不人道。把离婚简单当成坏事是错误的。如果“稳固婚姻”的初衷,最终走到了把强制不幸福的婚姻存续下去作为KPI,那就太可悲了、太可怕了。二是让准备步入婚姻的男女望而却步,降低结婚率,这在任何意义上都不能算作稳固婚姻、保卫婚姻。

避免事与愿违。总之,建立在知情基础上的结婚自由与尊重婚姻合意不存在的离婚自由,合起来,才是真正的婚姻自由,也是稳固婚姻、保卫婚姻的不二法门。把婚姻自由与婚姻稳固对立起来的想法与做法,在实践上是有害的。损害婚姻自由,以图婚姻稳固,是胶柱鼓瑟,很可能事与愿违、制造痛苦,甚至贻害社会。

陈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