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8522.com有限公司欢迎您!

夫妻变室友

时间:2020-02-27 11:23

有人说婚姻要找一个性格互补的,能够成为更好的自己,他们的故事发展截然相反。我姐是急性子、暴脾气,我姐夫是闷罐子,一棍子都打不出来个屁,当新婚燕尔的激情退去,各自露出了狰狞。我姐不满意我姐夫的反射弧太长,今天吩咐的事情,他几天后才去做;我姐夫埋怨我姐做事太急,给他太多压力,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闹得家庭生活鸡飞狗跳。

直到近年,一切才有所好转。2010年开了矿的小镇突然活了,有了大型商业中心,有了霓虹闪烁的夜总会,有了豪华宾馆,每个人的脸上也有了笑容。

镇上发展起来后,我姐选择打道回府,跟朋友一起开加工厂,公婆选择留在省会。

我姐是一个懂裁缝的女工,在上海很容易就找到了工作。有人介绍我姐夫去做保安,他不拒绝,也不去上班,逼急了才吐口:“我一个年轻人,当保安都当傻了。”

鬼使神差地,姐夫全家都信了,屋子大门一锁,迁到了省会。他们准备一起加入表叔的“大家庭”,可是每个人需要入会费六万多,没那么多钱啊。表叔特别给他们打了折,而且破例让我姐夫成了我姐的下线,当天就有了几万块钱的进账。他们像打了鸡血——若是能够以万为单位进账,那么挣百千万块不是指日可待?两个人脑子都没转过来圈儿,我姐夫的那些会费转到了我姐的手上,不还是一家人的钱。

可惜,2013年我姐生了二胎,又是一个女儿。公婆虽然当面没说什么,她明显感觉他们开始有意疏远这个小家庭。

我姐也学会了跟自己的爆脾气和平相处,生气的时候再也没指望对方能够回应,她一边做家务一边唠叨,心中的气话说出来,事儿也就平息了。

我姐刚听了两天的课,就找到了发展目标:在家带孩子的弟媳。她跟爸妈描绘“大家庭”的宏伟蓝图,爸妈无动于衷,她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:“打小我就是那个不被爱的,就我一个人没怎么读过书……”爸妈一直觉得这是他们欠她的,心里内疚,所以掏钱让我弟媳成了她的下线。

为了不影响家庭和气,但凡我姐夫不愿意做的事情,婆婆便主动顶上,一大早起来洗衣服、做饭,甚至偷偷塞钱给我姐……儿子偷的懒,由老娘补上。我姐夫视而不见,我姐却于心不忍。

>>>人人都有故事

可是,我姐夫那边始终没有动静。他的目标本来是他二姐,但是他口才笨又没耐性,对方问多了,他烦躁地怼过去:“你怎么这么不相信我?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”

她眉毛挑得老高:“包括外遇!只要他能养得起!”

我姐和我姐夫是自由恋爱的。

我姐疑心公婆助长了我姐夫的懒惰之风,于是把他拽着一起去上海打工,孩子丢给公婆。

我姐夫家的地在开发中被征用,在商业街分到了一栋三层的门面房。几年后,我姐和我姐夫决定回到小镇,把三楼的房子简单装修过,就住下了。姐夫是技术工,在小镇矿上开大卡车,自己留一部分零花,其余交到我姐的手中。结婚这么多年,她基本上没花过他挣的钱,激动了好一阵子。

配图:《婚姻故事》剧照

之后,我姐夫终于去一家电子厂上班,流水线上拧螺丝,还没干俩月,又失业了。他跟我姐说:“组长拿着鸡毛当令箭,耀武扬威的样子真让人烦。”我姐争辩:“你给公司打工,又不是给他打工……”他背过身去不理我姐,自动开启了防噪音模式。

他们在外面没挣到多少钱,留守的孩子在家过得像个小邋遢,隔二里地都能闻到身上的卤肉味儿。我姐回去后抱着孩子痛哭流涕。

他们的关系从来没有像如今这样和谐。我姐在服装加工厂上班,小女儿在镇上读幼儿园,她负责接送和作业。我姐夫早出晚归,闲暇之余听听相声、有声小说,在顶楼养了几只鸽子。

2

婆婆曾经对我姐说:“离得越远越好,眼不见心不烦。”

这是有故事的人发表的第1144个作品

到了二十啷当岁,家里人张罗着给他介绍对象,相了好多个他都不满意。一两个“没感觉”还可以理解,但是如果所有的都“不满意”,那一定是心里拥挤,容不下其他人。

表叔找他谈过很多次话,他轻描淡写地回答:“我已经跟我的朋友们说了,可是他们不愿意,我总不能上门硬拉。”

作者:杨祖如

身边已婚的朋友,有的打打闹闹地离了,有的还在继续跟对方死磕斗争,我姐反倒觉得自己现在挺好。之前她和他相看两厌,如今成了住在同一个房檐下的室友,彼此之间还算和气。日子只要能过得去就好了,不然,还能怎样?

5

仗着年轻气盛不服输,我姐拉开了与我姐夫死磕的岁月。

正值高考,咖啡厅里坐满了陪考的父母,服务员挨个驱赶闲杂人,不点餐的都被请了出去。我给我姐点了杯咖啡,她嫌贵又嫌不好喝,我便转移话题,问起我姐夫。

我姐也看出来了,公婆并不诚心让自己一家过去,临老了,他们好像活明白了,什么儿子孙子,不如过好自己的小日子。他们不想我姐夫在身边,一看到他就生气,好不容易甩掉的包袱,不能再粘上。

3

她眼珠子往右上方瞟:“他似乎找了一份还不错的工作,在矿上开大卡车,具体情况不了解。”

我姐夫一年有三百天闲赋在家,怎么可能在外面朝三暮四呢。人到中年,贫穷早就把男人阉割了。

公婆在城里尝到了甜头,也劝我姐和我姐夫回城里,遍地都是六便士。

姐夫是家里的独生子,老两口生了两个女儿之后,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带把的,对他娇生惯养,努力把他宠成了“大包袱”。小时候,他嫌读书太累,贪玩,没有读过书的父亲象征性地威胁了他两句,母亲全程护着,他依偎在她怀中,父亲便也舍不得再责备。后来,他想过去当兵,可是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不舍得放他走,嫌部队太辛苦。他初中肄学后也学过多门手艺,奈何艺多压身,干过很多行业一直没找到适合自己的,一事无成。

20岁,我姐生了大女儿,还不懂得什么是母亲,母亲需要尽什么责任。我姐夫跟她一样懵懂。

然而,相亲上门时我妈才发现,原来我那天看错人了,我姐夫几乎跟我差不多的个头,黑得像是刚经历了一个夏天的暴晒。但是,我姐喜欢。

可是,传销毕竟是黄粱一梦,梦醒时刻,我姐悔恨交加。他们跟表叔撕破脸皮,却始终没要回来那些钱。

没错,他喜欢上了隔壁裁缝店的我姐。

我大外甥女今年考大学,我姐和我姐夫也一起走过了17个年头,一路磕磕绊绊。

www.8522.com 1

表叔恼了,在大会上指桑骂槐:“我们可以接受已经努力还没收获的人,但是绝对不会养闲人!”我姐夫不努力、不听劝,组织上开始嫌弃他。其他人发展下线需要打配合的时候,表叔也不再安排他演出。

老两口租住的房子即将拆迁,常年疏于打理,地板砖坑坑洼洼,斑驳的墙面贴满了报纸,这环境哪个年轻人能受得了。可是,周边区域租个差不多的单元楼,都得一千五朝上跑。

我姐看到活得通透的公公婆婆,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,既然父子、母子一场都能放下,那么夫妻相处又何苦针锋相对?

当时我姐夫开了一间网吧,他跟店里其他人不说话,只有见到我姐,才会开口。我姐比他小三岁,小时候在姥姥家长大,也是早早辍学。可能因为有着相似的人生经历,两人惺惺相惜。

我姐这样评价她和我姐夫的关系:“他就像合租的室友,你不能对一个室友有太多的要求。”

我姐夫在懒惰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这些年几乎都是公婆在替他们养家糊口,孩子学费、日常开销等等,养完儿子养孙子,一辈子辛苦的命。我姐夫不以为耻:“他们若是不乐意,能催我们生孙子?”

我姐的态度很明显,这都得我姐夫拿主意。可是,他边戴耳机边翻白眼:“到城里捡破烂吗?”

读高中的外甥女对她奶奶说:“我爸妈都成了‘大龄留守儿童了’。”

婚后没多久,我姐夫的网吧就关门了,后来他们又开了婚纱影楼,投入好几万块,干了不到半年又散了。两口子一直跟公婆生活在一起,吃喝都不用买单,也没多少生活压力。我姐夫生意屡屡失败,逐渐放下了伪装,懒散的本性浮出水面。没有收入,我姐有点心慌,可他吃饭睡觉打豆豆,跟没事儿人似的。

我姐夫不再掺和“大家庭”的事,整天坐在他爸妈开的小卖部门口,弄一耳机挂在耳朵上,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我姐大咧咧地说:“我管他那么多干嘛,他嫌烦,我也觉得没趣。”

本文版权归属有故事的人,转载请与后台联系

那时我正读初中,有一次去店里量身做衣服,我姐偷偷把这个秘密告诉了我:“你看看隔壁那个人怎么样?”

装修房子、照顾女儿我姐都亲力亲为。“有那时间跟他较劲,不如自己埋头干!”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事情,我姐就在女儿的白板上给姐夫留言,他爱什么时候干就什么时候干。

4

我姐披星戴月,他在家窝了俩月,一天一顿饭,其余时间就盯着那台小小的黑白电视机,连广告都能看得入迷。

他们曾经打过架。明明计划好的第二天赶早给孩子打疫苗,他晚上一直玩电脑。第二天她喊了三遍,他充耳不闻。我姐再也不多说一句,把一盆冷水直接泼在他身上,他从床上跳起来,大骂神经病。我姐挺直了脊梁:“信不信我换开水泼你!”她正往门外走,他一把拉住她,她挥手拿盆打在他头上。瓷盆掉在地上,哐当一声。然后,她抓住所有能够抓到的武器,插座、书、板凳,噼里啪啦地朝他砸。我姐小时候经常被欺负,早就练就了打架的技能,这方面她从不会吃亏。但是那一战,他俩谁都没占到便宜。

农村有不少留守儿童和老人,他们家却正好相反,逢年过节到城里跟长辈汇合。

我姐有了一点儿收入,加上公婆每个月的补贴,日子倒也勉强过得下去。

一堵墙挡了你的路,你可以生气一时、一月,甚至一年,但是你能生气十年吗?

2014年夏天,许久不见的表叔衣锦还乡,滔滔不绝地说着他在外面的“大工程”:“政府支持,一般人都没机会接触,咱们是一家人,一荣俱荣啊。”

这件事最大的收获是公婆在省城找到了挣钱的乐趣,他们做清洁工、捡废品,两个人干了好几份工作,收入颇丰,而我姐和我姐夫依然靠公婆接济,谁都落不下面子去扫大街。

表叔又让他背“话术”,他还是一副懒散的样子,完全一幅靠天收的态度——你来我欢迎,你走我不送。

渐渐地,我姐和姐夫吵架变少了,不是因为感情变好了,而是真的吵不起来。我姐气得直跺脚,可我姐夫就是一句话都不说,好像你的所有情绪都与他无关。

我姐精神头很足,每天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见客户,邀请他们加入“大家庭”,根本没时间管我姐夫。

后来我姐才知道,不是他们不想让儿子帮忙,而是在过去二十多年的纠缠中,他们已经认清了他的本性,早就打心底放弃了他。可是,我姐不行啊,她是他的妻子,当初他说要养她一辈子的,他不工作不挣钱,一直啃老,她和孩子怎么办?

www.8522.com,我乐了:“你自己家人,你怎么会不知道?”

1

我姐不再固执地对我姐夫提要求,这么大人了,全靠自觉。他能给母女们一点钱花,是锦上添花,不给,她们的日子也能过,就像他在与不在,地都得拖、饭都得做,日子照样得过。

他们没有积蓄,也不需要。我姐在心里都盘算好了,如果哪天真的需要用大钱,就把镇中心的老宅子给卖了。

公婆去街上卖菜,从卖到卤,从清晨忙到深夜。我姐夫没工作,可是从来就没想过搭把手。婆婆累得直不起腰,我姐抱着孩子帮不上忙,埋怨他们不教育自己的儿子。婆婆反而乐呵呵地说:“我们还能干得动,不需要帮忙。”

我姐夫像一个小尾巴似的,我姐走到哪儿,他跟到哪儿。结婚前守着父母,结婚后自动无缝对接媳妇,好像成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。

我打趣:“包括外遇?”

我伸长了脖子,面红耳赤地张望,回家跟我妈说我姐找了一个对象,个儿高、人帅,白白净净的,像一个大学生。我妈听说之后特别欢喜。后来我姐夫家里找人来说媒,她毫不犹豫地同意了,那一年我姐还不到18岁。